网站公告:
全国服务热线:

产品类别PRODUCTS category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电话:

邮箱:

地址:

新闻资讯 NEWS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黄亚生:美国有人高喊“脱钩”,但中美科技界却难以“分手”
添加时间:2019-09-18

本文为黄亚生教授“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的演讲全文:

我今天会从四个方面讨论一下如果中美经济、文化、教育脱钩,可能对美国科技界的影响。第一是从美国科技企业的营业模式的角度,第二个视角是从两个国家对科技的支出的结构,第三是从科技成果的应用角度,第四是从人力资本角度。

我发言只讨论对美国科技的影响。当然如果中美脱钩也会对中美经济和中国科技发展有影响,但我只有八分钟时间,所以我只能讨论一个题目。

第一个视角是美国科技公司营业模式

科技企业之间的关系从来就是既有竞争,既有合作。比如,去年7月份,谷歌、脸书(Facebook)、微软和推特(Twitter)联合发布了一项名为“数据传输计划”的合作项目,旨在作为用户跨平台之间转移数据的新方法。该合作项目可以让互联网用户一键把其在一个平台上的数据转移到另一个平台,比如照片、邮件、联系人和日历等数据。

美国和中国科技企业之间的关系也是这样的。拿高通和华为的关系来说,高通是唯一一个美国企业有能力做5G的,在这方面它和华为是竞争的关系。但是它的一个很大的客户也恰恰是华为。在2018年,高通是华为第三大美国供应商,销售达15.8亿人民币。华为的美国第一大的供应商是伟创力(Flex)(24.3亿元人民币),第二名是博通(Broadcom)(20.9亿元人民币)。

2018年高通是华为在美国的第三大供应商,销售达15.8亿人民币

根据美国投行杰富瑞集团2018年发布的报告,“美国科技公司每年会从中国获得1000亿到1500亿美元的营业收入。苹果公司、英特尔公司、微软公司和高通公司都在这个16家科技公司组成的名单上,这16家美国科技公司每年从中国获得的营业收入超过1055亿美元,相当于这16家科技公司全部年营业收入的23%。如果算上惠普、戴尔等没有单独公布其在中国营业收入的科技公司,那么美国科技公司在华营业收入会达到1500亿美元。”

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就意味着美国企业不可以和华为有任何的接触和交流。比如高通不可以和华为进行任何有关5G交流。大家都知道5G是技术,它也是一个标准。高通不能和华为接触也就是意味着高通不可以参与任何有关5G发展的过程和标准的制定,打击了高通自己开发5G的能力。  

第二个视角是美国科研经费投入

在过去十多年里,美国联邦政府的科研(R&D)经费一直没有显著增长。考虑到美国的通胀率,美国联邦政府每年的科研经费投入其实是每年都在缩水的。而在联邦经费数额没有明显增长的情况下,美国科研开支结构越来越单一,很多经费被集中到生物医药领域和几个单独领域,其他领域的联邦科研经费受到了挤压。比如在1980年代美国政府在生物医药领域和工程学科的开发经费是差不多的,但到了2018年美国在生物医药方面研究经费是工程领域的两倍多。

美国联邦科研经费很多经费被集中到生物医药领域和几个单独领域,其他领域的联邦科研经费受到了挤压

从科研经费投入的领域来看,中美科研经费投入可以形成一定的互补。2016年,美国科研经费一共有5111亿美元,而中国则是4519亿美元,两个国家旗鼓相当,远远超过其他国家的科研经费投入。美国联邦政府科研经费分配是十分不平均的,同样的现象一样存在于私人企业的科研投入。而中国的科研经费的行业分布相对更平均,可以和美国政府科研投入形成互补。

另外一个互补性来自于科研经费所关注的研究类型。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中国的大部分经费都聚集在实验类型的研究,更少聚焦基础和应用研究。而美国实验类型的研究经费比例比较低。也就是说中美科研投入已经形成了一个有机地基于合作的创新生态。切断两个国家的科研合作对两国都会有很大损害。

1 2 下一页 余下全文

上一篇:vivo NEX 3 5G版发布,售价5698元起

下一篇:没有了